时酒19

Kontim/盾冬/奥尤/胜出
DC/漫威/yuri on ice/我英
翻译

© 时酒19 | Powered by LOFTER

【obikin】Another World 01-05

简介:

安纳金受到了帕尔帕廷的蛊惑,然而在这时候,一个神秘的、与众不同的西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平行世界AU 前传结局反转

安纳金的师父是奎刚,Sith! 欧比旺,欧比旺比奎刚大很多岁两个人并没有很多交集,有安纳金X帕德梅的成分,大量二设(会慢慢揭开老王的设定)

 

 

1.

安纳金在长老会上看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人。

 

真奇怪,他长得很英俊,金色的头发和胡子打理得一丝不苟。他并没有穿着绝地装,取而代之的是一件极其朴素的粗布衣服,却高傲地坐在奎刚旁边的椅子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上面。当安纳金盯着他出了神,他也转过头用他那双蓝眼睛看着他——一瞬间,安纳金有种古怪的情感,他似乎与他十分熟悉。

 

“噢,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绝地武士安纳金·天行者,天选之子。”奎刚惊讶于两人之间的端倪,“这位是欧比旺·肯诺比。”

 

“所以是新的长老?”安纳金问道,但他知道他不可能是,因为他从未在绝地圣殿里见到这个人。

 

“不是,我只是一个访客。”欧比旺挥了挥手,安纳金没问出来他为什么有资格坐在长老会的椅子上。

 

而他没有,是的,即使有议长的青睐,在安纳金眼中整个长老会还是对他保持着警惕。他拥有了进入长老会的资格,但没有长老的名号——这是让他极其恼火的。还有他的那个梦,关于帕德梅的梦境让他越发不安。

 

奎刚能理解他,但奎刚也束手无策。安纳金闷闷不乐地告别前师父之后独自走在走廊上,他回想着帕尔帕廷的那些话,回想着长老会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还有奎刚劝他隐忍……安纳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足够的能力和才华,还没有被认可。

 

“你的原力在接近黑暗面,安纳金。”

安纳金转过头瞪着说出这句话的人,他几乎不相信有人敢在绝地圣殿说出这样的话。

 

“你在说什么?”安纳金皱起眉头,所幸现在四下无人。欧比旺——那个他才见过第一面的人,不知不觉地跟踪了他,现在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冷笑。

 

“你知道我说的意思,”欧比旺走近了他,离他更近把嘴唇贴近他的脖颈一侧。比他矮上几公分的欧比旺没办法靠近他的耳朵,但却用胳膊搂住他的肩膀强迫安纳金弯起腰——他们之间离得太近了,几乎超过了正常的距离。欧比旺的嘴唇发出恶魔的低语:

“虽然我不知道是因为谁,但你快堕入黑暗面了,小鬼。”

 

安纳金强硬地推开他,他气得嘴唇发抖,而这个家伙只顾着像是喝醉酒一样说着胡话。他是天选之子,是最优秀的绝地武士,怎么会和黑暗面扯上关系?

“滚开。”安纳金低吼道。

 

欧比旺冷漠地扫视了他一圈:“你最好小心点,安纳金。”说完他就离开了。

 

 

2.

“那个人是谁?”看到奎刚在他家里和帕德梅聊天,安纳金快步走到他们面前,“我是说,那个出现在长老会上的陌生人是谁?他不会是一个绝地武士。”

 

“冷静,我的徒弟。”奎刚皱起眉头,他从没见过安纳金如此气急败坏的样子,怒火简直要蹿上他的眉梢。以前安纳金只会闷闷不乐,但现在他几乎恨不得破口大骂。

 

“他对我说了很多关于黑暗面的话,他是不是西斯?他是被俘虏了吗?”安纳金的怒意稍微平息了片刻,但依然十分恼火。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帕德梅担忧地盯着他,牵起他的手安抚着他。

 

奎刚眯起眼睛,沉思了片刻让安纳金先坐下来。欧比旺的突然来到的确也出乎奎刚的意料,但他上次的神秘出现就从达斯·摩尔的手下挽救了奎刚的生命,从这点上来实在是捉摸不透欧比旺这个人。而且,他和尤达大师也是好友,这一次来的理由则是“感受到了黑暗原力的反击”。

 

他想了一会,拍了拍自家爱徒的肩膀,或许安纳金身为平衡原力的人,注定与欧比旺有一段孽缘。

“他是西斯武士。”

 

安纳金和帕德梅都瞪大了眼睛。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圣殿出现?”帕德梅吃惊地开口,安纳金则是一副“我早就意料到”的表情。

 

“但他没有杀过人,也始终很冷静。”奎刚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情,“而且他和我们一起对抗过西斯,上一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把我从达斯·摩尔的手下救了出来。”

 

安纳金皱眉沉思,如此说来黑暗原力并非所有人灌输的那般可怕,虽然他也没有见过几个西斯。

 

“他也是尤达大师的好友,但他的来历我也不清楚。”奎刚看穿了安纳金的想法,“但黑暗原力非常可怕,杜库就是一个例子——他残暴、想法极端,与其说是他使用原力,不如说是黑暗原力统治了他。因此,没有一个绝地武士应该屈服于黑暗原力。”

 

安纳金点了点头,但欧比旺的身影在他面前挥之不去。

 

 

3.

帕尔帕廷议长就是西斯大帝,这让安纳金非常吃惊。

 

绝地武士的职责让安纳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云度,但云度却不让安纳金和他一起去。安纳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帕尔帕廷以往对他的悉心教导——在他看来,帕尔帕廷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也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共和国团结者,而且,对帕德梅的担心让他更想去相信帕尔帕廷一次,如果西斯也可以做到像欧比旺那样镇定自若,如果自己只是救了帕尔帕廷一命他会不会回报自己拯救帕德梅的方法呢。

 

他踏上了飞船,想要自己拯救帕德梅的想法越来越深——

 

在议长的办公室里,帕尔帕廷已经被云度打败了。如果他就要死了,帕德梅会慢慢死去而安纳金无可奈何。安纳金想着,大声说:“我们应该把他交给参议院。”

 

他听不清云度说的话,恶魔的诱惑一直在耳边回响着——是欧比旺的低语,欧比旺贴在他的身旁,欧比旺用温柔的声音在告诉他,他可以变得更强大,可以拯救帕德梅。

 

他拿出了自己的光剑,砍向云度持剑的手。

然而一把红色的光剑却挡住了他的光剑。

 

“安纳金,你这是干什么?”

安纳金没想到,欧比旺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不像是初次见面那样沉稳优雅,更不再蛊惑人心,而是急冲冲地大喊着。

 

“他说,他的黑暗原力可以……可以……”安纳金含糊不清地重复着,脑海中的声音没有了。欧比旺冷冰冰地,但更有敌意地盯着他。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天选之子吗?”欧比旺打量着他,“在我看来不过是个差点堕入黑暗面的废物罢了。”

 

安纳金惊恐地盯着他,手上的光剑啪一声掉落在了地上,抱着头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想要干什么。云度不明所以地看了看安纳金,再看看欧比旺——他一身黑衣,又拿着红色的光剑,更像是一个纯正的西斯。

 

云度刚想走上去给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帕尔帕廷补上一刀,但后者居然突然颤抖着面朝欧比旺跪下,瞪大眼睛大声说——“你,你难道就是传说中那个……起死回生的西斯?果然老师说得没错……”

 

“我不是西斯,我是欧比旺·肯诺比。”欧比旺转过头冷冰冰地说着,“还有,我是来杀你的。”

 

帕尔帕廷惊讶地咽住了,下一秒欧比旺的光剑就贯穿了他的胸膛。

 

“绝地有绝地的规矩,脏活还是由我来做吧。”欧比旺耸了耸肩。

 

 

4.

帕尔帕廷死后,绝地对参议院进行了彻底的调查,他的党羽也一并去除了。

 

特别是66号令被发现之后,尤达大师带着绝地武士团感谢了欧比旺。然而欧比旺只是冷淡淡地说了一句,为什么一个议长有这么大的权力?

 

参议院和绝地面面相觑,而议长的空缺也让全宇宙的议员都来到了圣殿。帕德梅在故乡安全产下一对宝宝之后,也来到了圣殿。

 

那个梦境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梦境,当圣殿混乱的时刻,细心的奎刚让帕德梅提前回到了她的故乡。虽然由于担心安纳金,帕德梅出现了难产的症状。然而在这个时代的医疗机器人的帮助下,她并没有任何生命威胁……安纳金亲吻着他的妻子,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幸运。

 

但安纳金现在有了一个污点,他曾经对自己的伙伴下手,差点堕入黑暗面。

 

他不怕被踢出绝地,如果这样的话他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自己孩子的父亲。但他相信欧比旺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长老会了,奎刚恐怕也会知道这些事情。

 

他忧心忡忡,而帕德梅也忙于参加议员的会议。

 

就在这时,长老会似乎完全没在乎这件事情,连差点被砍手的云度都守口如瓶。欧比旺在圣殿游走,但总是把西斯的身份隐藏得很好。而且在经历这件事情之后,绝地对安纳金和云度都进行了奖赏,欧比旺自然是隐藏在众人身后,而安纳金则正式成为了长老。

 

击败西斯的绝地、天选之子、面对西斯大帝的诱惑没有动摇……安纳金不再感觉到愤怒,也不再被忽视。他现在走在任何地方都有一大堆星级记者围着他,以各种英雄的名号称呼他。但他知道自己不是,他是一个差点堕入黑暗面的普通绝地,或许欧比旺说得没错,他只是一个差点堕入黑暗面的废物罢了。

 

“你在怀疑你自己?”欧比旺总是会在他需要的时候就出现,“这可不像你。”

 

“因为你说得没错。”安纳金皱眉。

 

“可是你在听到帕尔帕廷的坦白时选择了告诉长老会,如果你那时候就选择他,我也做不了什么。”

 

“我后来又去找帕尔帕廷了。”

 

“每个人都有阴暗的一面,天行者。”欧比旺的蓝眼睛直视着他,“绝地和西斯就像是硬币的正反面,绝地想把武士阴暗的一面去除掉,所以才需要你们抛弃激情和欲望。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是人类就会有情感。”

 

“所以……?”

 

“所以你没必要为了你的阴暗面自责,你应该承认它的存在。”欧比旺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像是我会承认我的光明面一样。”

 

 

5.

安纳金带着欧比旺去看了他和帕德梅的孩子。

 

“噢,他们真可爱。”欧比旺的表情非常温柔,安纳金看着他的表情入迷了,欧比旺看起来也很年轻,也很英俊。

 

“这是卢克,这是他的妹妹莱娅。”

 

“噢嗨,卢克。”欧比旺摇了摇他的手,卢克笑了起来。

 

“他喜欢你。”安纳金看着他。

 

“我想他们长大以后都会成为优秀的绝地,我能感觉到原力在他们的身体里流动。”欧比旺把卢克放回婴儿床。

 

“我对他们没有要求,帕德梅希望他们能成为议员。但我觉得,他们应该做他们自己喜欢的事情。”安纳金看着欧比旺的侧脸,他的睫毛很长,安纳金忍不住开口,“我想问……呃,欧比旺,你能感觉到原力在他们的身体里?他们还太小,我也没办法感觉到……”

 

“事实上我是能看得到,我只能说我感受原力的方式和你们不太一样。”欧比旺仍然盯着卢克。

 

“和绝地不一样?”

 

“和西斯也不一样,我是一个特例,安纳金。西斯的本质和绝地没什么区别,你要记住这点。”

 

“那所以为什么不能使用黑暗原力,就像是帕尔帕廷、杜库,他们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欧比旺抬起头来看安纳金:“安纳金,只要是‘力量’都有危险。我不明白造物主为什么把原力赐给我们,我们有邪恶的一面,我们有私欲,我们为什么有能力把自己驾驭在别人之上?所以绝地才有信条,抛弃欲望,包括杀欲,但西斯的肆意妄为会让他们堕落。”

 

“所以你原本是个绝地?”安纳金露出微笑。

 

“你在打探我,”欧比旺也笑了,“但我可以告诉你,是的,我曾经是个绝地。”

 

“那你发生了什么?”安纳金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经抚在欧比旺的肩膀上。

 

“很多事情。”欧比旺抓住了他的手腕。

 

-TBC

尽力写出安纳金和欧比旺之间的暧昧气场了……

评论 ( 5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