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酒19

Kontim/盾冬/奥尤/胜出
DC/漫威/yuri on ice/我英
翻译

© 时酒19 | Powered by LOFTER

「Batfamily」韦恩-肯特那一家 06

※ CP:superbat kontim jaydick timsteph(过去) jondami(非常遥远的未来) 

※ 人物OOC 情节欢乐 有主线剧情

※ 设定: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是结婚十年的夫夫,互相隐瞒自己的超级英雄身份,同时克拉克也不知道布鲁斯是韦恩集团的总裁;达米安是婚后两人代孕的孩子,结婚时克拉克带来了康纳,而布鲁斯带来了迪克杰森提姆

※微量的roydick(最后一次出现了)

※前文:01 02 03 04 05

 

 

 

6.

 

提姆依然被杰森气得七窍生烟,即使康纳再点了一只龙虾他也很生气。什么叫做“总有一天他会找一个女朋友,那时候你就很尴尬”?为什么是康纳找女朋友,而不是他?提姆愤愤不平地往嘴里塞着虾球,康纳只能举着椰子汁说“慢点慢点”。

 

不过——根据康纳以前的情史,这点的确是没错。在提姆郁闷地在餐桌上大吃特吃的时候,去取餐的康纳已经被三个女孩搭讪过了,其中一个还用口红在餐巾纸上写上了电话号码。

 

即使提姆下一秒就用那张餐巾纸擦嘴了。

 

 

另一方面,不远处的杰森在吧台上,等来他的队友——星火。红头罩、军火库和星火组成了三人小队法外者,最近一直在进行一项行动。

 

“嗨,杰森。”星火妩媚地坐在杰森身边,引得旁人异常羡慕。

 

“星火。”杰森装出一副搭讪的样子,尽量让别人以为他们不相识,“你找到目标了吗?”

 

“找到了,卡里姆·阿巴斯,埃及人,钢铁贸易商。”

随着星火的指引,杰森看到了一个包着头巾的人。

 

“哼,果然老蝙蝠不会让你轻松度假的。”杰森自然自语地说,“通知罗伊让他黑进他的房间。”

 

“我给罗伊打电话他一直没接。”星火回答道,“都是直接转语音提示了,而且——内容很奇怪。”

 

杰森一脸懵逼地看着星火发出那么——不自然的微笑,他预感不妙,拿出手机——

 

“嘿,这里是红头罩……”

他听见罗伊用他面罩里的变声器瓦声瓦气地讲着,

“和夜翼!哈哈哈哈哈~~~”

 

杰森听到自己的理智随着迪克的声音破碎。

 

“红头罩和夜翼~红头罩和夜翼~情侣档,拯救哥谭!”

 

杰森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这种像是自己被绿了,又觉得自己没被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怎么办呢,杰森?”星火忍着笑问。

“放心,刚刚有一个电脑高手得罪了我。”杰森一脸沉重,把手机捏了个粉碎。

 

 

与此同时,乔装打扮的布鲁斯也坐在了露易丝·连恩,准确说是露易丝·雅各布的对面。——她没有去求助她的律师丈夫反而来求助克拉克,有意思。布鲁斯这样想着。

 

“好久不见了,克拉克,你最近过的好吗?”不得不说克拉克的魅力很高,露易丝是一位漂亮而且能干的女性。

 

“我过得挺好的,”布鲁斯竭力模仿克拉克的语气,“和我三个养子和一个亲儿子以及我英俊聪明的丈夫。”他装作没听见隐形耳机里芭芭拉的嘲讽。

 

“哈哈,看来你现在也学会幽默了呢,克拉克。”露易丝笑了起来。

 

总之,在客套话过后,露易丝逐渐表明自己的意图——她看起来很紧张,这个时候贸然来找克拉克也一定是很紧急的事情,布鲁斯心想,这一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克拉克,虽然很唐突……但你还记得我们毕业两年之后的我出的那场车祸吗。”

 

“记得,我帮你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还帮你垫付了医药费,而且后来你也还清了。”这件事情克拉克和他讲过,那只是一件小事,布鲁斯皱起眉头,应该不会有差错。

 

“没错……直到现在我调查大都会医院的时候才发觉有些不对劲,”露易丝解释道,“我意外地在一个倒卖废旧医疗材料的人手里……发现了我的皮肤切片。”

 

布鲁斯没预料到这个。

 

“这真是太可怕了,克拉克……我,我不知道我被怎么对待了……那些细小的伤口我现在才发现了它们,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我的腹部也有一道伤口,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露易丝颤抖起来,但没有哭出来。结婚好几年,她和她的丈夫一直没有孩子。之前大家都以为她工作繁忙导致无法怀孕,但现在似乎另有原因。

 

“我会帮你一起调查出来的。”布鲁斯说。虽然是丈夫的前女友,但他可无法对一位坚强的女性不伸出援手。

 

 

罗伊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觉他诡异地来到了杰森的安全屋,而且这里出乎意料地凌乱。

 

幸好洁癖杰鸟并没有在房间里留任何信息,要不然法外者的秘密可能都会暴露。

 

他挣扎着坐起来试图摆脱宿醉的脑子,甩了甩头回忆着昨晚因为钥匙半天打不开门他索性砸了锁进来——哇,小杰鸟会杀了他的,即使这是个安全屋他也不容许如此它纸醉金迷腐败色情……

 

罗伊艰难地转过头,他记起来他最后勇敢地守卫了自己直男的尊严——没让夜翼把他的内裤扒下来,即使夜翼诱骗他说他有让人升天的口活。然而他们互相亲吻着滚到一起是免不了的——

 

因此他看见一个全裸的、熟睡的迪克在他身边。

 

 

罗伊冷吸了一口气,试图计算自己被杰森剖膛开肚的可能性。

 

 

“为什么要我帮你干活?”小红鸟戴着墨镜躺在垫子上玩着iPad,同时还享受着康纳涂全身防晒的美好待遇。康纳也瞪了他一眼,天知道要在沙滩上找一个信号好的地方多不容易,他花了好大劲才把提姆带到酒店外面来。

 

“你现在没资格和我谈条件,提摩西。”杰森恼火地、嗓音尖锐地说着,“还有康纳,你昨天扔下史蒂芬妮一整晚和提姆鬼混,你知道这对一个哥谭的女孩子意味着什么吗?”

 

“啊?天哪!真是太抱歉了——!我——史蒂芬妮没事吧?!”康纳尖叫起来。

 

“这意味着她为了赶跑搭讪的人而打断了三个人的肋骨,还把一个男人踢到失禁。”杰森冷酷起来的样子像极了生气的布鲁斯,“除了在警察局争论是不是自我防卫以外,她很好。”

 

“噢。”康纳的表情仍然变得难以言喻,直起背想要离开。

 

“等等——”提姆摘下眼镜,拉住康纳的胳膊,眯起眼睛——这是红罗宾的侦测状态,“你不对劲,杰森。你是不是出了什么紧急的事情,你得和我说明原因——”

 

“我想你应该不想再体验一回你偷穿蝙蝠装的感觉(指披风争夺战)。”杰森压低声音,以提姆只能听到的声音说。

 

提姆的微笑凝固了,他的红罗宾侦测系统告诉他杰森现在在发怒的边缘——他真的很不爽很不爽,虽然还没到第一次回家的状态但也快了。聪明的侦探大脑此刻告诉提摩西·德雷克,你最好乖乖地按照他说的做,要不然下场只有康纳被割掉他的big size而提姆会被卖到埃萨俄比亚当矿工。

 

“你先去找史蒂芬妮,康纳。”提姆听从了自己的理智。

 

 

“帮你入侵这个酒店吗——诶等等,军工级别的加密系统,嗯——有意思。”提姆一接触到电脑,立即就变成专业状态了。

 

“1405,帮我入侵这个房间。”杰森下达指令,“我会去这个房间里,而星火会帮我拖住那个商人直到我出来。”

 

提姆看了看自家二哥又看了看陌生的星火,挑了挑眉毛:“说真的,你不是开始当超级英雄了吧,杰森?你最讨厌超级英雄了。”

 

“当然不是!”杰森的气消了一半,主要是因为提姆的乖乖听话。罗伊的缺席让他的红头罩身份有暴露的危险,但必要时候的威胁手段能让小红鸟乖乖听话。

“噢,那就叛逆的超级坏蛋了,对抗蝙蝠侠——酷。”提姆吹了个口哨。他姑且认为这样也好,杰森心想。

 

十分钟后提姆打开了房门,杰森衣衫楚楚,装作房间的主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房间——这时候,隐形耳机里的私人线路突然响了起来。是罗伊。

 

 

“小杰鸟!”罗伊撕心裂肺的声音差点震聋了他的耳朵。

“闭嘴,罗伊!”杰森咬牙切齿地吼道,“昨晚过得挺开心啊混小子!睡到现在才起来任务都被你耽搁了。”

 

“你没告诉我迪克就是夜翼。”罗伊还明显带着哭腔,“你是终于和你哥搞上了吗?他把我当成你——小杰鸟,我直男的节操差点不保啊……”

 

杰森实在没忍住吐了句F-word,但内心还庆幸他们没有真的搞在一起,嘴角都忍不住露出微笑。而罗伊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你们家怎么回事——迪克是夜翼,你是红头罩,该不会你弟弟也是什么超级英雄吧?脉冲?还是超级小子?”

 

我爸还是蝙蝠侠呢。杰森忍住没把这句话说出口,他也不会口头承认布鲁斯是他爸爸的。

因为那样还要承认克拉克是他爸,这真是太糟糕了。

 

“够了,你现在在哪?”杰森压下怒火继续翻找资料。

 

“我从你的安全屋逃出来了,”罗伊清了清嗓子,“丢下了迪克——嗯,你们那边怎么样?”

 

“我潜入房间,星火拖住那个商人。”

 

“什么?应该是星火潜入房间,你去拖住那个商人的!”罗伊再次尖叫起来。

 

“什么?”

 

“虽然他是个中东人,但他是个深柜。”罗伊一本正经地回答。

 

 

与此同时,打扮艳丽的星火坐在了卡里姆·阿巴斯的身边。

 

“先生,难得有此闲情逸致,可惜我们都是一个人对吧。”星火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然而阿巴斯却打量了星火一圈,不客气地说:“女士,我感谢你的赏光。但你的衣着实在是太不得体了——至少应该披个头纱是吧?”

 

星火的微笑僵住了。

 

 

“计划有变,鸟宝宝。”提姆无精打采地看着监控,耳机里突然传出杰森的声音让他吓了一跳,“啊?怎么了,杰森。”他也看出了不对劲:星火气冲冲地走了,留下目标在吧台独自喝酒。

 

“这个勾搭阔佬的任务非你莫属了,鸟宝宝。”

 

 

-TBC

这么晚更真是抱歉,今晚比较忙

评论 ( 8 )
热度 ( 1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