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酒19

Kontim/盾冬/奥尤/胜出
DC/漫威/yuri on ice/我英
翻译

© 时酒19 |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奥尤奥/YOI全员】Mischievous Friends / 恶友们 01

作者:LiviKate

Beta: @鹤立青云 

原文地址:AO3

授权:戳我(写了随缘居是手误)

 

CP:

老司机奥塔别克x纯良尤里!奥尤奥互攻!(请注意不是无差是互攻),维勇维(已婚夫夫),leoji,米凯莱x埃米尔,米拉x萨拉

 

警示:

全文分级E(NC17),原文共24章已写完20章,逗比搞笑风,主奥尤互攻,追文请务必仔细看各章警示(完全可能上一章尤奥肉下一章奥尤肉),简而言之这群人喝醉了之后玩得真大

 

译者注:

本章的Never Have I Ever游戏是国外比较常见的祝酒游戏:几个人一起玩,从某个人开始,说Never have I ever+加一件事,然后如果其他人做过这件事的话,那个人就要把手指头合上一个,十个手指头最先合上的就输了,说明他做过最多朋友们说的事

 

内容概要:

滑冰选手们在雷欧的生日派对上玩“我从没有做过”游戏,结果知道了奥塔别克是个多坏的坏男孩。这让尤里和奥塔别克全身心相爱了,而且千方百计地让奥塔别克引诱他纯洁的小老虎堕落了。

或者坏男孩奥塔别克就是尤里·普利赛提的菜。

 

 

 

 

这是一个糟糕的主意。它又蠢、又傻而且幼稚,而尤里完全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这是雷奥的生日派对,他的朋友(还有尤里,姑且这样算上)几乎都在休赛季飞到了美国来庆祝。派对本身真是疯狂,奥塔别克完全放纵自己成了整个活动的DJ。尤里不怎么介意,尽管他想要呆在他最好的朋友的身边——这个他总是想靠近的人,而他也喜欢听奥塔创作的音乐。奥塔让雷奥当了一小会的DJ,教他怎么调音作为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这太糟糕了,但每次他犯错的时候,每个人都善意地笑了笑。雷奥比频闪灯更为明亮的笑声感染了他巨大的后院里的人群。

 

直到他们安顿下来已经是黎明了。只有雷奥外国的朋友在这儿,他们在他的房子中寄住一晚。奥塔别克最终回到了尤里的身旁,这时间恰好——因为尤里已经喝了一点啤酒,他稍微往右靠了靠,把头放在了贝卡的肩膀上。

 

他们都歪歪斜斜地围坐在雷奥的客厅里,小口地喝着酒,还有聊天。正当此时,披集用行动证明了他玩心依旧。

 

“我们来玩游戏!”他边摁着Snapchat边喊道,好像这是他的主场,“我们来玩‘我从没干过’!(Never Have I Ever)”

 

“这是个好主意!”维克多大声喊道,把水杯塞进了勇利的手里,与此同时尤里对奥塔别克抱怨:“这真是个糟糕的注意。”奥塔别克只是笑了笑,点头表示同意。

 

但是大家都同意了建议,而他们很快都坐了下来,把饮料夹在双腿之间或者放了下来,举起了双手(显然,除了尤里)。

 

“我先开始!”披集欢快地说,而尤里一直为他无穷无尽的活力所惊叹。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谁不会累呢?“我从没有过性经验!”每个人都叹了口气而几乎所有玩家都放下了一根手指。披集坏笑着,这个一针见血的小混蛋。尤里缩了缩肩膀,试图把自己的十根指头藏起来。他瞥向光虹——另一个最年轻的滑冰选手,尽管他至少有18岁了——他也放下了一根手指。在雷奥轻咬着他的耳朵,让自己的男友咯咯地傻笑的时候,尤里撇开了目光。

 

“我猜轮到我了。”维克多夸张地说着,好像他在游戏开始之后就跃跃欲试了。“嗯我上过床,但是我从没试过3P。”他说,随后紧紧盯着克里斯。这个瑞士男人只是耸了耸肩,然后放下了一根手指。

 

“不要装作我们没有邀请过你一样。”他说罢维克多大笑起来。

 

“那么,我从没被邀请过3P。”勇利笑着说,而维克多噘着嘴望着他,不情愿地放下了一根手指。

 

“这个可以改变的,勇利。”克里斯说,对着勇利抛了个媚眼,念他的名字的时候以最妖娆的方式舔了一圈嘴唇。尤里耸了耸肩。

 

“光虹。”胜生提醒道,转换了话题得以让游戏继续。

 

“唔,那么,我想我从没嗑过药?”他犹豫地说,好像他不知道那是不是一个好选择。围坐的人只有少数放下了手指,而尤里仍然十指都在。

 

“我从没嗑过大麻以外的东西。”雷奥说,当克里斯放下另一根手指的时候没人觉得奇怪。

 

“我从没被逮捕过。”承吉说道,这让尤里对他是个隐藏起来的连环杀手的假设破灭了——又或者并没有?他往奥塔别克的方向靠紧了一些,年长的滑冰选手就伸出一只胳膊揽着他,温柔地着他的肩膀。

 

“我从没和女孩做过。”埃米尔说,意味深长地看着米凯莱,尤里翻了个白眼。

 

“我从没和男孩做过!”萨拉也意味深长地看着米拉。尤里尤里很无语的看着他的朋友这个老妖婆的脸红的如同她的头发。

 

轮到了米凯莱,他坐在下一位,但他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大家都笑了起来而他花了一点时间组织语言。

 

“唔,”他说,摇着自己的头,在尴尬地瞥过埃米尔之前关切地望了一眼妹妹,“呃,我从来没有野战过?”他说,脸上露出实在想不到更好的说辞的表情。

 

“你是意大利人诶!”克里斯不敢置信地喊道,激起了大家又笑了起来。

 

尤里把自己努力地缩成一个球以降低存在感,他意识到他是在场唯一十根手指都留着的人,甚至是披集都放下了一根手指。尤里没有什么禁欲的理由,他只是太年轻,他想。然而,这仍然很尴尬了。他不愿意被当成小孩,但就目前游戏展现的一切来说,他基本与婴儿无异。

 

他气鼓鼓地缩成一团,抬起头看到米拉绕到奥塔别克的后面,在另一边戳他。他绕过自己的朋友瞪着她,但她的脸上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

 

“你会喜欢这个的。”她在奥塔别克身后诡异地说。她回到了围圈中然后宣布:“我从来没有对尤里·普利赛提心动。”

 

尤里沉下脸盯着所有人,希望有某个人放下手指。光虹的确脸颊上满是红晕,而承吉也是,但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奥塔别克在他身旁轻轻笑了,而尤里转过头看着他的脸,瞪着看他做的事情。但是这不是一个嘲笑,而是他发自内心流露出来的温柔笑容。尤里也笑了,只有一点点,一小会儿迷失在他朋友的双眼中了,想着或许奥塔别克会为他放下一根手指。

 

“奥塔别克,轮到你了。”有人提醒道,而尤里没注意到是谁。他凝视着,注意力全放在贝卡耳尖染上了一小块粉红色,只有他认出来的那种红晕。

 

“我已经出局了。”奥塔别克说,向着大家耸了耸肩。围着他们的朋友滑冰同行和熟人们用不同程度的惊讶和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这个哈萨克斯坦人。大家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奥塔别克话中的意思。

 

“什么?”尤里惊叫道,在一秒之内就丧失了所有的冷静自持,“你已经出局了?”奥塔别克只是耸耸肩,平静地看着他周围的人。“你已经出局了而我还举着我的所有指头?”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奥塔别克说,尽管他嘴角已经露出一丝微笑。

 

“你玩过3P?”光虹惊讶地小声问道。

 

“哥们,你都没告诉过我,”雷奥听上去有点受伤。

 

“你被进过局子?!”维克多大叫起来,“而我还让我的小儿子和你混在一起!勇利,我们真是对糟糕的父母!”

 

“我不是你儿子,”尤里本能地低吼道,然后再转过头看着奥塔别克,“你怎么做到的,只过了十个人。”

 

“我只有十根手指。”他说,而有些人诧异地笑着,但尤里知道奥塔别克在他安静的外表下有多狂野的内心。

 

“解释。”他命令道,双手交叠,离开奥塔别克走了几步好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

 

“一次我去了一家酒吧,”奥塔别克耸了耸肩,“我在那里遇到了一对情侣,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而他们喜欢我。”他抬起五根手指,一边指着一边数,“做爱,和男孩,和女孩,被邀请3P,有过3P。”当他意识到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的时候他的耳尖再次开始变红,但是他自己必须和尤里解释。“我们嗑了一点摇头丸,不过我不是很乐意。”他又举起了两根手指,代表嗑药和强烈的药,“我们在公园里野战结果被警察抓住了。”另外两根手指伸了出来,凑齐了九根。

 

尤里已经在完全惊呆的边缘了。

 

“你一个晚上干了以上所有的事情?”奥塔别克开始扭来扭去,毋庸置疑的对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这一点感到很不舒服。他不经常是那种引人注目的人。显然,除了他享受狂野的性爱之时。

 

“那你最后一项呢?”米拉调侃地问着。然后贝卡真的脸红了,低下了头。

 

“我确是对尤里·普利赛提心动了。”

 

这令尤里合上了嘴,他的精神从剑拔弩张进到了难以置信。当他痛苦地意识到他所有的朋友熟识的人都围在自己身边,他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他知道他自己的脸红得像个番茄。

 

“好吧,”他说,溜回奥塔别克身边,“我想这没问题。”

 

“好,我们继续玩,我来开始。”维克多呼了一口气说道,眼睛移到了奥塔别克身上,脸上露出假笑,“我成人之后从没和17岁的孩子睡过。”奥塔别克翻了个白眼然后依然举着十根手指,而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大多数人在笑,尤里只是阴沉着脸。

 

“嘿,”尤里悄悄地问,当众人谈论和闲聊的主题又转回派对本身。当奥塔别克转过脸的时候,他没有挪开头,这让两个人的脸仅有几英寸的距离了。“你经常做那些事情吗?”奥塔别克认真地考虑着答案。

 

“不是全部,我不喜欢嗑药磕过度,我只进了几次局子——”

 

“几次?”尤里低声叫道,手指威慑性地掐住了他大腿,奥塔别克适当地缩了一下。

 

“我从未被起诉过,当我做大部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还是未成年。”他为自己这样辩护到,同时他将手附在尤里的手上引导着他松开手并贴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就是个小流氓。”尤里感觉有点无法呼吸了,奥塔别克的嘴角露出洋洋得意的微笑。

 

“你喜欢。”他用他的那种低沉的嗓音说道,让尤里打了个寒战,“小混混和小流氓,听起来很配。”

 

尤里深呼吸了一次让自己不要显得太饥渴得可悲。

 

“你打算吻我吗?”他问道,语气中有一点害怕但充满期待。

 

“不会在所有人面前。”对方回答道,转过头示意朋友们人们还在他们身边。他所做的只有微微蠕动了一下嘴唇,让尤里更容易想象着他倾斜着,用嘴唇吻住他。“但是你应该今晚和我待在一起。”尤里噎住了,稍微往后退了退。

 

“我……我不能,贝卡,我不能。”他结结巴巴地说,突然想着自己的亮粉色豹纹内裤,他还没有长出胸毛,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实践他在网上天天浏览的那些东西了。

 

“只是睡觉,”奥塔别克安慰他,温柔地握住他大腿上的尤里的手,“你只有17岁,我明白。”

 

“还有4个月就满18岁了。”尤里飞快地说。

 

“你无论花多久准备都可以。”奥塔别克说着,一只手撩拨起他黏在脸颊的金发发尾。

 

“你还会和其他人上床吗?”尤里问,轻轻地努着嘴,语气试图表现得自己不那么在意。

 

“只要你不想要,我就不会。”贝卡回答道,他的手滑到了尤里的头发里面,触碰着他柔软的脸颊,“只要你也只和我在一起。”

 

“你是我唯一想要和之在一起的人。”尤里直白地说。

 

“没有其他人,”对方许下诺言,“你是唯一的。”尤里轻盈愉快地笑了,在自己的头发的掩护下快速的、纯洁地在他的嘴唇下点了一下,这是尤里的初吻。

 

他们最终分开,回到了队伍之中而此时所有人都突然看向了他们。尤里交叠着双手,撩起黏在脸上的一小节头发。奥塔别克只是把手再次环住他,让他依偎在自己怀里。游戏继续开始了,而在每次奥塔别克用拇指轻轻扫过他的臀部的时候,尤里都挣扎着不要脸红。

 

“嘿,”年长的男孩低语,凑近了他的耳朵低声私语,“下一次我们再玩这个游戏,或许你也能承认做过其中一两件事情。”尤里的心脏跳得更猛烈了,想象着他们可以一起做的全部事情。

 

“不要3P。”他说,太大声了。所有他的朋友,对,朋友,都围着他笑了起来,但是承吉盯着手机头也不抬毫无预兆的说“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TBC

请不要和谐我(祷告)

评论 ( 7 )
热度 ( 72 )